公司总机:010-8410-8866
业务咨询:​400-093-2688
王明夫致国泰君安研究所的一封信
来源: | 作者:王明夫 | 发布时间: 2022-08-25 | 630 次浏览 | 分享到:


尊敬的黄燕铭所长,亲爱的各位老同事、各位新朋友:


大家好!


1992年,国泰证券和君安证券分别在上海和深圳成立,1999年合并成国泰君安证券。从成立到今年,正好是30周年。我是1992年底从南京大学法律系到君安证券工作的,一个刚刚走出校园的证券白丁变成为君安证券的早期员工。到1995年秋,我在张总和杨总的决策下创建了君安证券研究所,担任首任所长。


今天,国泰君安研究所举办公司30周年庆活动,邀请我出席演讲,邀请函里有句话说:“一同见证中国资本市场风云变幻,追寻不苟同于世俗,但合乎自然的投资之道!” 我感觉这句话说得特别好。


看到这句话,我有一种“瞬间被打动”的感觉。是的,起先的君安证券研究所,后来的国泰君安研究所,始终走在中国资本市场风云变幻的第一线,追寻不苟同于世俗的投资之道。作为老所长,我借此机会跟大家回顾一下这个证券研究所在创始阶段的几个“第一”,这几个开创性的情况,足以说明国泰君安研究所在其诞生伊始即有着不苟同于世俗、领行业先声的气象。


君安证券研究所,是中国券商建立的第一个研究所。有抱负有志向的中国券商建研究所,后来和今天,成为了一种“模式”和标配。华尔街券商没有这种模式,中国走了这种模式。这个模式肇始于谁?肇始于1995年秋季成立的君安证券研究所。


君安证券研究所,第一个有组织地“走到K线背后去”,开展上市公司的调查和研究,写出中国资本市场的第一批符合国际行业惯例的、职业化的公司研究报告。此前,股市上有“股评家”但没有公司分析师。君安证券研究所,提倡走进企业看公司,不惜机票钱差旅费,鼓励所有研究员频繁出差去调研公司,推出了中国资本市场上第一代职业化的分析师。


君安证券研究所,第一个按行业来分工和组织研究员、分析师,写出了中国资本市场上第一批行业分析报告,“宏观经济—中观产业—微观公司”的三级研究框架清晰成型。我明确主张“产业为本、金融为器”,提出券商研究员要深读产业经济学,要熟读产业史,洞悉产业演变的轨迹、逻辑和规律,不能仅仅走进企业看公司,还要跳出企业、站在产业看公司。估值要合成二大因素,一是企业面,二是产业面。为了树立行业分析师的职业形象,我找专业摄影师为行业分析师拍“标准照”和“明星照”,上研究所刊物《君安证券通讯》的封面人物,此一小举,“惊艳”了全行业,引发了心理“轰动”效应。登上《君安证券通讯》的封面人物,成为那时候研究员的自豪和憧憬。


君安证券研究所,第一个有意识、有组织地招聘理工科专业的人才从事证券研究工作。我一直还清晰记得当年招聘面试时候的情景,谢建军是复旦的数学博士,朱宝和是河海大学的水利电力学博士,陈守谊是留法归来的机床博士,孟建军是浙大的汽车专业博士,周洪兵是北大化学专业博士,张少华是南京大学地质系博士……等等。我把他们招进来,进行跟他们的理工科专业对口的行业分析,朱宝和负责电力行业分析,陈守谊负责机床行业分析,孟建军负责汽车行业分析,周洪兵负责化工行业分析,张少华负责房地产行业分析……等等。陈守谊被录用后心里不踏实,说根本不懂股票是什么,我说:你连机床都搞得懂,搞懂股票就太简单了。以前,证券公司喜欢招录金融、财务、法律、经济类专业的人才。后来证券公司喜欢招录名校理工科专业的人才,此风谁开风气之先?君安证券研究所是也。招用理工科专业人才的一个后果是,鲜见他们之中有文字工夫好的,行文很差是普遍现象。搞得我看他们的报告经常是语文老师改作文的心态,有一次我还专门开会讲语文—怎样构建语文上的逻辑、怎样遣词造句、怎样行文。


君安证券研究所,是券业里第一个有“养士”意识的人才储备所。圈占人才、囤积人才、储备人才、培养人才,是君安当年建立研究所的一个重要初衷和目的。张国庆董事长特别重视人才,杨骏总裁特别看重名校、看重“聪明”,他经常说中国什么都贵,就人才便宜,买一块地、买一辆车的钱都能聘用一批高材生。那时候的研究所没有任何创收,但在经费保障上,张总杨总从来不含糊,十分大气。他们常说,花几千万培养一群人,最终能出来几个高手,就够了,要这样算账,合算。瞄准上海的金融人才,是君安研究所的重要招聘方向,李迅雷、陈戈、谢建军、马晓军、杨军等一批人就是我96年专为“抢人”而去上海招进来的。


君安证券研究所,第一个把“很虚的”研究变成了券商业务上“很实的”竞争力。那个时候,君安证券研究所的行业分析报告,成为投行部开发业务、向客户展示君安产业识见的利器。争取承销业务,行业研究报告先行;竞标IPO业务,研究所的行业分析师常列入项目组成员名单中。投资和资管业务,常以公司调查和研究分析打前阵。经纪业务,全国的营业部,以邀请研究所的研究员去作报告、见大户为重要的营销拉客手段,研究员所到之处俨然如今天的人气明星。有一次我被上海营业部叫去作讲座,在江宁电影院讲,里面人满了,外面人挤不进去,举办者被迫拉个临时喇叭到外面,让挤不进里面的人听,结果外面的江宁路变成了挤满人的听众广场,造成交通堵塞无法通行直至讲座结束人散去。研究所的人到武汉、到南京、到成都、到哈尔滨、到北京、到广州……,到各大城市巡回演讲,所到之处情况类似。以前,研究部门给人的印象是:一群书生闭门造车写秀才文章,文不涉利,无关痛痒,无足轻重,不受人待见。从君安证券研究所开始,券商的研究员,在公司内部、在券商业界、在客户那里,成为了业务竞争的力量,有了受人尊重的地位。那时候,我们不知道分仓为神马,也没有“新财富”和“水晶球”来评价我们的价值,我们以“研究”自证价值。


君安证券研究所,第一个自办“财经自媒体”,产生传播效应,呈现“研究的价值”。每日早晨的《君安财经快讯》传真件,每月一期的期刊《君安证券通讯》,不定期印制、形成了阵势的君安专题报告、君安行业报告、君安公司研究报告,都是圈内和客户里的“热门”读物,俨然是君安证券的品牌标识和形象代言。每日早晨传真到全国各地营业部的《君安财经快讯》,成为当地大户和股民的“早课”式读物。一天没收到传真件,研究所的电话都会被打爆,纷纷索要补发传真,仿佛缺了《君安财经快讯》当日营业部无法开市。那时候,我还没用过电脑,不知道互联网,没有电子邮件,更没有app、订阅号和云盘,所有报告都是手写、打印和纸张印刷,最快的传输是发传真。李咏佳是我的秘书,打字和发传真占去她大量的工作时间,李咏佳打字飞快,动作麻利有美感,处理事情干净利索。我批了的报告就交给她打印,我签发了的文件就让她发传真。中国券商研究所早期办的财经自媒体,就是这个样态,今天看来不啻是旧石器时代。李咏佳忙不过来,我又增加招了一个秘书罗爱梅。罗爱梅堪称秀外慧中,外表安静少言,内心好强有追求,品行和工作作风都非常好,就是现在国泰君安香港的那个资深投行董事罗爱梅。一个所长配二个秘书,今天看来也是不可思议,可以推知那时候研究所在公司里的地位。


君安研究所的成立和兴起,主要功劳要归功于君安董事长张国庆和总裁杨骏。他俩的远见卓识、立足于长远做事业的大气、对研究和对人才发自真心的重视和爱惜,令人十分敬佩!张总和杨总对研究工作提出的要求和意见,那时候我常常不能理解、似懂非懂,后来却成为我经常触景生情的回味。二十多年过去了,直至今天,我依然还时不时地会在某种情景触动下回想起当年张总杨总某一次对研究工作的布置、要求或批评,折服于他俩怎么那个时候就对研究工作或某个题目达到了那样深入的认识。


俱往矣,好汉不提当年勇。我非好汉,提提无妨,今天重提君安研究所的当年勇,当然无意于标榜早已远去的“成功”,而是在今天这么个30周年庆的场合,即兴想起、有感而发,与老同事们一起感念和缅怀我们曾经的一段岁月。我为那段岁月而感到自豪,我为曾经与你们共事而自豪!


1990年沪深交易所成立,拉开了中国资本市场的序幕,迄今32年。这是一个最好的市场,也是一个最坏的市场。回望这32年中国资本市场的风云变幻,建设与破坏共舞,新生与毁灭伴随,价值与投机互动,精彩与荒诞交织,天堂与地狱切换,最好与最坏同在。你想要有光,就来了耀眼的光,转眼又可能变成深不见底的黑暗。祝愿国泰君安研究所的老同事和新朋友,拥抱建设、新生、价值、精彩、天堂、最好和光,远离破坏、毁灭、投机、荒诞、地狱、最坏和黑暗。


我对国泰君安研究所有着挥之不去的深情,祝福国泰君安研究所永立潮头、欣欣向荣!


王明夫  现任和君集团董事长

1995年-1998年初任君安证券研究所所长


2022年8月25日


热门文章推荐
更多 >>
联系我们

扫一扫

关注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苑路86号院E区213栋

邮编:100101

联系电话:010-84108866(总机)

业务咨询:400-093-2688(免话费直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