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总机:010-8410-8866
业务咨询:​400-093-2688
中国联通混改案例:拥抱互联网,转型新经济
来源:和君集团 | 作者:王绍凯、吴敏钰 | 发布时间: 2020-05-08 | 4334 次浏览 | 分享到:


一、中国联通基本介绍

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英文名称China Unicom、简称“中国联通”、“联通”)主要经营GSM、WCDMA和FDD-LTE制式移动网络业务,固定通信业务,国内、国际通信设施服务业务,卫星国际专线业务、数据通信业务、网络接入业务和各类电信增值业务,与通信信息业务相关的系统集成业务等。
2017年8月16日,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在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公布混改方案,宣布将引入包括腾讯、百度、京东、阿里巴巴在内的多位战略投资者,认购中国联通A股股份。

中国联通作为第一家央企集团层面的“混改”试点企业,承担着为混合所有制改革探索蹚路、积累经验的使命。

二、改革背景

混改背景一:运营商被“管道化”,业绩增速大幅下滑

互联网的蓬勃发展、流量的快速增长并没有催生运营商收入同样的快速增长,运营商只提供基础电信服务,流量的附加值——内容价值被互联网厂商攫取,2G/3G时代的增值业务不断弱化,4G时代数据流量收入成为运营商主要收入来源。


2015 年“提速降费”政策被提上日程,并连续三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这一政策要求运营商提高上网速度的同时降低流量费用,旨在发挥基础网络对于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的带动效应,让利于民、让利于数字经济。

两个因素共同促进之下,运营商彻底沦为数据管道提供商,失去了流量所承载的附加值。

混改背景二:联通在三家运营商中丧失竞争优势

在运营商整体业绩增速下行的背景下,无论是移动业务还是固网业务,联通均垫底,逐步失去了竞争力:

一方面,其移动网业务由于拿到FDD牌照后才开始规模建网,错失4G先机,被中国移动彻底拉开差距,4G用户数甚至被电信超越;另一方面,中国移动在固网领域后发制人,宽带用户数迅速增加成为行业第一,联通则从第二跌至第三,且与前两名的差距逐步拉大。

                                                                                                                    

上述两点综合起来,最直接体现在了中国联通糟糕的财务报表上,2016年联通的营业利润首次为负,来到了不得不改革的时间点。

2016年底为全国4G网络建设的第一个阶段,三大运营商均在全国进行了部署,移动用户数也大部分完成了4G手机的升级,联通的4G 基站只有74万,大幅弱于移动,小幅弱于电信,联通要想在后续的竞争中提高自己的份额,势必要加强网络假设。运营商有天然的规模效应,因此移动和电信的净利率均高于联通,但是2016年联通净利率快速恶化显然是自身经营的问题。如何提高经营效率,提升员工活力,也是改革必须解决的问题。

2016 年,联通资本开支721亿,靠经营活动已经无法支撑,只有靠不断举债,公司的资产负债率攀升到了63%的历史最高水平,流动负债创历史新高,当年要偿还的利息费用就达到了近40亿,自由现金流只有74亿。这给联通后续的资本开支带来了极大的挑战,导致 2017 年资本开支迅速下滑,直到混改完成后才逐步加强。

在这改革前夕万马齐喑的时候,联通也有着显而可见的改革优势,即与BAT具有战略合作的基础。

2016年9月底,时任发改委副主任刘鹤首提“6+1”混改试点集团,中国联通在列。

2016年3月18日,中国联通与腾讯签署战略协议,双方在基础通信服务基础上,将重点在互联网+与创新业务上展开合作。

2016年11月2日,中国联通与百度在青岛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宣布了双方充分发挥各自领域的优势资源,以资源置换、技术互补、成果共享等方式在 O2O、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通信基础业务等领域开展深度合作;。

2016年11 月12日,中国联通与阿里巴巴在杭州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至此,联通与 BAT 三家互联网巨头全部签约达成合作。



三、改革实践

(一)引资本:2017年8月21日,中国联通混改方案终于尘埃落地

在中国联通发布的专项公告中称,在本次混改过程中,公司拟向战略投资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约90.37亿股股份,募集资金不超过约617.25亿元;由联通集团向结构调整基金协议转让其持有的中国联通约19.00亿股股份,价格为6.83元/股,转让价款约129.75亿元;向核心员工首期授予不超过约8.48亿股限制性股票,价格为3.79元/股,募集资金不超过约32.13亿元。上述交易对价合计不超过约 779.14 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方案的股份比例设置上,国有资本的股份占比依然高达53%(联通集团36.67%、中国人寿10.22%、结构调整基金6.11%)

完成定增后,联通获得注入资金750亿元。在偿还了大量的短期借款后,2017年公司资产负债率显著降低,自由现金流大幅增加,资产质量实现了一定程度的好转,为后续 4G 网络的增强以及5G网络的试验提供了有利环境。



(二)健体制:联通推出系统性“集团激活”改革措施

1、瘦身健体

2017年9月1日,中国联通面向各分公司下发了《中国联通瘦身健体精简机构实施方案》。该方案采用四级结构组织定位,将总体划分为集团总部、省级分公司、地市分公司以及县分公司/网格(基层经营单元)四个层级;总体思路是落实公司聚焦战略和“三个一切”的经营管理理念,瘦机构臃肿之身,改人浮于事之象,健高效管理之体,打造“小管理、大操作、强协调”组织架构。



2、改革基层单位管理模式,推行“划小承包”制及合营公司改革

以县市为单位统一组织,内部员工或者外部代理商均可参与承包竞标,成为某一生产场景的 CEO,对承包 CEO 充分授权,对其进行收入毛利考核与增量收益分享。联通可通过这一举措实现“大公司”回归创新型“小公司”,激发底层员工活力,完成倒三角业务支撑。

除了“划小承包”,云南省分公司进行承包运营改革,有望在全国推广。

2017年,云南省分公司首期先后在保山、怒江、红河、曲靖、昭通、楚雄、普洱七个州市进行社会化合作改革,授权民营运营公司进行接入网资产代管、网络承建、网络代维、全业务代理,以利润为标的委托民营运营公司承包经营;原联通人员转换身份,90%以上转入民营运营公司,确保核心员工持股,确保员工和企业利益一致。改革最终引入建设资金12亿元,新建7400个4G基站,全年收入提升17.7%,实现减亏2.5亿元。

2018年,中国联通面向全社会招纳民营企业作为合作伙伴,以利润为标的承包云南联通全省范围的全业务运营,首期合作期为十年。同年12月,中国联通正式与华通誉球亨通光电联合体、中电兴发、亚锦科技鹏博士联合体签署了社会化合作,将负责出资建设云南联通下属昆明等五个州市分公司的接入层网络以及全省创新业务平台。



3、限制性股票激励

中国联通2018年4月获批首期员工持股方案:公司此次授予核心员工7752人(覆盖董秘、财务负责人及中层管理人员、核心管理人员及专业人才),授予价格为3.79元/股,授予数量为7.94亿股。

公司盈利指标:本次激励计划采取分期匀速解锁,三期解锁比例分别为40%、30%、30%。并对限制性股票的解锁条件提出业绩要求:




总体来看,解锁标准既涵盖了公司盈利指标,以及个人贡献度予以考虑,考核指标较为严格,激发了员工的潜在动力。

(三)借力新股东:创新商业模式和业务内容

联通混改重要投资者除了金融企业、产业集团和产业基金以外,还有BATJ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以及金蝶集团,滴滴出行这样的垂直行业龙头公司。公司积极探索与这些行业龙头的业务合作,创新商业模式。



在创新业务领域,公司加快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重点创新业务的能力培养和规模拓展,不断强化机制创新,加快创新人才队伍建设和激励分配改革,以“云+智能网络+智能应用”融合经营模式,拉动创新业务实现持续快速突破。

四、经验启示

中国联通的混改讨论已久,而市场对中国联通的混改方案市场关注度也非常高,主要原因在于中国联通混改最为彻底,根据此次披露的混改方案,联通集团股份从 63.7%降低至36.67%,并引入BATJ作为战略投资者,力度相当大。此外,混改对于中国联通经营的改善效果已经初步显现,混改后联通的经营效率在2017年、2018年有明显的回升。

联通混改方案中有两大看点:

一是引进了“具有协同效应和领先优势的战略投资者”,《中国联通关于混合所有制改革有关情况的专项公告》指出,中国联通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拟通过整体设计,积极引入境内投资者,降低国有股权比例,将部分公司股权释放给其他国有资本和非国有资本,实质性地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二是引入员工持股计划,“拟建立员工与企业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市场化机制”。

实际上,目前广泛讨论的混改模式主要有两种:
(1)引入战略投资者;
(2)股权激励与员工持股。

混改本质上是国企股权的部分让渡,但具体适用范围有所不同。

五、延伸阅读

在文章《央企专业化子公司混改案例:中粮肉食》分析中,我们总结过中粮的混改模式是在专业化业务平台层面进行混改,推动建立市场化的体制机制,从而提高生产运营效率,提升持久竞争力。

但是对于联通来说,在行业分类上属于通信领域,但国内三大运营商(移动、电信、联通)本质上属于公共服务性质,而且其行业地位具有很强垄断性质,不太可能采用市场化的混改方案。因此,在这样的条件下,引入“具有协同效应和领先优势的战略投资者”通过“互联网+”改善企业管理,增加协同效应,是一种比较合理的路径。

进一步思考,在纺织服装、农林牧渔、轻工制造、医药等竞争性领域,国企比重较轻,优势较小,可以参考中粮集团的市场化混改模式,加强市场化的竞争与改善激励机制;但是在交通运输、公用事业、国防军工、非银金融等垄断领域,国企比重较重,优势较大,可以参考中国联通的“互联网+”混改模式,拥抱互联网,转型新经济,以促进产业链商业模式的升级。



热门文章推荐
更多 >>
联系我们

扫一扫

关注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苑路86号院E区213栋

邮编:100101

联系电话:010-84108866(总机)

业务咨询:400-093-2688(免话费直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