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大数据为代表的新兴移动互联网技术正在影响着消费者和企业需求通过间接和直接影响着两种方式对金融业产业巨大冲击。金融格局正在发生重构:大平台+众多小而美将成为金融业的未来产业格局。技术和政策双线促使金融机构站在同一层次竞争,既有跨界的潜在竞争者,也有产业内的竞争者,有竞争力的企业将大肆扩张,其他企业要么被淘汰,要么开展差异化竞争,最终推动新的产业格局形成。

 

一、传统金融业遭遇多线冲击

 

随着互联网和大数据的发展与普及,两类企业成了金融业的潜在进入者。一类是跨界企业,主要是以阿里巴巴、京东商城、谷歌等互联网企业为代表,新兴新技术推动产业边界日益模糊化,跨界竞争日趋常态,这类企业依托在各自领域的多年积累,掌握了大量的用户数据,并借此进入金融业满足用户的金融需求,推动生态体系的发展;另一类是基于互联网的初创企业,具体包括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支付企业,宜信、Lending Club等P2P网络借贷企业,Kabbage小额网络信贷企业等。这些企业对传统金融业的多个领域形成冲击,从支付结算到投融资服务、再到流通货币,银行、保险、证券、基金等传统金融机构无一幸免,渗入范围不断扩大,并向金融业的核心领域拓展。

  

这些金融业的潜在进入者通常是借助互联网等信息技术的创新和进步,从金融业的薄弱环节切入,通过破坏性产品或破坏性商业模式打破原有的市场结构,未来通过不断升级自身的产品与服务,很可能会攀升到金融业产业链的顶端,详见图2。

 

 

二、金融业未来面临三个层次竞争

  

新兴信息技术和国家大资管政策促使中国金融业出现三层竞争:一是金融业的潜在进入者与传统各类金融机构之间的竞争;二是银行、保险、证券和基金等传统金融机构之间的直接竞争开始加剧;三是全国大型金融机构与区域中小型金融机构之间的正面竞争日趋激烈。

 

中国P2P网络借贷、网络小额信贷等新模式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传统金融体系不够高效,一方面是人们收入大幅提高后释放大量的价值增值需求难以得到有效满足,另一方面是中国传统金融机构的风险控制机制将众多中小企业阻挡在门外,这便孕育着巨大的商业机遇。随着社会虚拟化和大数据深化进程的推进,潜在进入者将会不断扩张业务范围,同时,随着30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时期的结束以及国家金融改革政策的推动,传统金融机构也面临转型,金融业的潜在进入者与传统金融机构的直面竞争关系会逐步凸显。起初,新兴金融力量与传统金融力量更多的是合作关系,但慢慢开始演变成竞合关系,而且竞争的成分逐步大于合作成分。

  

目前,新兴金融力量尚未在业绩上面对传统金融机构形成实质性冲击,更多的还是技术、模式和思想层面的冲击。但新兴金融力量所代表的发展趋势已经形成,不可逆转,至于整个金融业的演变节奏会受到政策和既得利益者的影响。在这场金融变革中,谁能最终胜出,尚不能给出明确的定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未来的胜者一定是兼具互联网和金融双重能力的企业,谁能更快打通短板,谁就更有机会胜出,这是一场时间赛跑,且大幕已经拉开。

  

大资管政策推动金融机构的混业竞争。以前,银行、保险、证券、基金等金融机构是分业经营,在各自领域攫取利润,而今混业经营已经成为发展趋势,传统金融机构之间的竞争也将日趋激烈。银行在中国金融体系中处于强势地位,证券、基金等金融机构若想在混业角逐过程中取得胜利,互联网将成为其关键利器。

 

互联网和大数据打破了信息不对称和物理区域壁垒,使得中小型、区域型金融机构与大型、全国型金融机构站在同一层次竞争,迫使中小机构转型开展差异化竞争,否则将难逃被淘汰的结局。以证券公司为例,之前很多区域证券公司凭借区域优势收取较高的经纪费率,但在2013年3月,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推出《证券账户非现场开户实施暂行办法》,允许用户通过网络进行开户,这将对区域证券公司带来较大的冲击。

  

三、大平台+众多小而美的产业格局是未来方向

 

金融业的三个层次竞争将推动产业格局重构,大平台+众多小而美的格局将成为未来发展趋势。在大数据时代和混业竞争的背景下,实力强的大型企业将大肆扩张,由于金融业信息密集型的特点,大平台将凸显赢者通吃的态势,尤其在标准化产品和低净值客户领域将更加凸显其规模优势和成本优势;与此同时,其他实力较弱的企业被迫寻求差异化竞争的道路,改造和转型线下传统营业厅,通过线上线下深度融合的方式重点针对高净值客户提供非标准化产品和服务,否则将难逃被淘汰的命运,由于金融业知识密集型的特点以及多层次的金融需求的存在,在一些细分领域市场仍将有很大的生存空间,详见图4。

  

 

未来金融业的参与者中将既包括传统金融机构(一批被淘汰,一批转型后生存),又包括互联网企业跨界者和初创企业,至于哪方力量占据主导地位目前尚不能给出明确定论,而且这种判断意义也不大,因为未来两方力量终将殊途同归,最终存活下来的企业必然兼具金融和互联网两方面的基因与能力。

  

文本改编自宏源证券研究所分析师易欢欢、赵国栋编制的《大数据时代的跨界与颠覆——金融业门口的野蛮人》,2013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