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和君咨询合伙人、和君集团医药医疗研究中心副主任 史万奎
 
2017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于6月27日在大连开幕。本届论坛主题为“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实现包容性增长”。论坛主题将重点锁定在“科技进步中的商业模式与政策创新”,彰示了“科技快速进步”和“商业模式与公共政策”正在发生潜在的冲突。经由对本次论坛主题的思考,对中国医药企业如何应对当下形势、谋划战略当有所启发。
 
冲突
 
冲突普遍存在,有的无关紧要,有些事关命运。近期结束的上海药交会上,各种论坛的主题多集中在“合规”上,是因为反腐、药品零差价、两票制、医生多点执业、税务稽查、金税三期上线等一系列因素,让医药企业“焦虑”。焦虑的表象是“政策变化与监管趋严”,其本质是什么?是信息化应用技术的进步,使类似“金税三期上线”等治理手段变得容易执行。不能理解智能化趋势下公共政策的发展趋势,就难免会因为商业绩效和风险而“焦虑”。
 
不仅是智能化,“科技快速进步”给医药企业带来的冲突是多元的,有发展环境的,也包括运营、生产、营销、财务、人资、文化的,在消费规模不断增长的市场大趋势下,这种冲突对一些企业是致命的,而对另外一些企业,则是机会的、赋能的。让目光从绩效与风险的焦虑,转移到对“科技创新”给公共政策、市场环境的影响认识和趋势判断,对前瞻性修订企业战略、创新商业模式大有裨益。
 
第四次工业革命
 
科技创新引发工业革命,顺应潮流赢得发展力量。本届达沃斯主题是基于“一场新的工业革命大幕正在开启”的全球共识。企业如果对第四次工业革命及其对人文的影响缺乏前瞻性的理解,失去的就不仅是商业优势。
 
马克思说“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旧中国失去了蒸汽时代和电气时代两次工业革命的重大机遇,导致落后、贫穷和苦难;新中国把握了第三次工业革命“信息时代”的机遇,后起直追,快速崛起,并拥有了今天的国际地位和发展趋势。
 
不只是国家,企业也是如此。对科技创新、工业革命的认知度、参与度,关系到企业的市场地位,表现在企业绩效、文化、员工行为及社会关系上。
第四次工业革命发育和催生的“智能时代”,在工业上表现为类似“互联网产业化”、“工业智能化”“工业一体化”“清洁能源”“人工智能”“无人控制技术”“量子信息技术”“虚拟现实”等。同时,智能时代的技术进步也会对社会治理模式产生重大影响,从而对人与人的关系也会产生重大影响。
 
这种影响表现在医药上,并不似既往的重点于研发及生产技术上,而是在企业的生产关系、社会关系上。如何从类似“轻视员工关系、远离产品价值的过度促销、算计投资者、逃避社会责任”等榨取不正当利益的商业行为,转化为阳光透明、大格局的良性发展逻辑和策略,首先是心态命题,继之以实现“企业文化+商业模式”的自我认知和重新塑造。
 
包容性
 
“包容性”在商业文明中被提及、被重视、被探讨、被深化,并逐渐成为国家“语言”的过程,恰好是中国从单极追求经济指标、野蛮增长向“经济与社会发展同步”的观念转化的三十年。
 
1997年印度学者GSKrishnan首先提出“包容式创新”的观点;2009年我国在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上提出“统筹兼顾、倡导包容性增长”的发展理念。党的十八大后,以习近平总书记为代表的中央领导在讲话中,多次使用“包容性增长”、“包容性发展”等词汇。
 
总结国家领导人在不同场合下对“包容性增长”所表达的意义,可以大致概括为诸如“从单一追求经济增长,向经济与社会福祉共同关注”“人人参与、人人受益”“关注弱势”“机会均等、起点公平、过程公正、反对垄断”“共创共享”等,不论是国家还是企业,在坚持自己核心利益的同时,都需要照顾他人关切,寻找自己利益与他人利益的交汇点和结合点,通过利他以自利,经由达人而达己,合乎中国老子提出的“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的发展原则。
 
近年来,如“一带一路”、“亚投行”,从国际外交、国家战略到公共政策,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包容性”的策略导向。那么,医药企业在发展战略上,如何定位企业的社会属性,适应“包容性增长”观下的经济政策?如何顺应“包容性”引领下的社会文化、职业文化、消费文化?对企业战略、绩效和政治前途意义重大。对公共政策的“包容性”趋势的深刻理解,非常重要。
 
商业模式
 
在“包容性增长”理念引领下,公共政策会推动形成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将督导社会各主体,包括医药企业,在关注自身经济利益、经济成长的同时,必须同时关注他人的成长和利益,甚至要将他人的利益和成长放在首要位置。
 
“以人为本”将被理解为“以他人价值为我目标之本”。公共政策以“包容性增长”发展观作为衡量标准时,科技进步和公共政策的协同性,将得到社会主流的高度认可,并在主流社会支持下,对企业的商业行为形成约束力量。比如互联网和智能化设备推动的“金税三期”上线,使税务稽查成本极大降低、效率极大提升,企业通过不当利益输送实现绩效的商业模式立即曝光在风口上;两票制的实施,使医药企业过度促销的风险从代理商、医药代表回归到企业本身,企业如果不进行商业模式创新,则做得越大,可能死得越惨。
 
因此,医药企业必须主动适应科技进步和公共政策“包容性”协同的发展观,主动进行“包容性”商业模式创新。重新审视自己的发展逻辑和路径选择,让医药企业回归到“有效、安全、廉价、快捷、创新”的阳光轨道上来,为商业模式创新塑造富有生命力的种子基因。
 
医药战略新趋势
 
以阿里巴巴为例,其业绩和市值的飞速增长,是凭借“科技快速进步”。其创建和发展的时点,正是一种“科技(互联网)快速进步”与“商业模式和公共政策”发生潜在冲突的周期当口,这种“科技+商业模式”催生的企业,就像刚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悟空,野蛮生长于法律规范的框架内外,等玉皇大帝发现之时,它已经羽翼丰满、武功高强、齐天大圣了。类似的,排除商业套利者不论,审视快速崛起的商业成功案例,可以得出一种结论“冲突以群体焦虑为表现,越是剧烈的冲突当口,越是重大商业机遇之际”。
 
在上海药交会场,可以感受到,中国医药企业在政策、科技、消费变革等因素综合作用下正在呈现群体焦虑,那些以技巧为名在大会上售卖“合规”方法的,对医药企业的战略救赎没有意义,唯有合乎趋势的战略革新和商业模式优化,才能使医药企业真正远离焦虑,重拾激扬。医药行业的新趋势是什么?有怎样的战略性机会?答案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发展过程中,在“包容性增长”发展理念下,在医药企业家团队发展逻辑上。深刻领会“包容性增长”理念下的发展环境趋势,重新审视和优化企业文化和发展逻辑,从科技快速增长与公共政策、商业模式的冲突中,去洞察伟大的机会,从容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