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主题如下:

1、主题:产城融合项目的咨询实践,分享人:翟战平;

2、文旅产业的咨询践行,分享人:王晋;

3、消费品行业趋势与咨询,分享人:占妍;

4、轨道交通产业观察与实践,分享人:叶竣涛;

5、大中型企业的敏捷管理之道,分享人:陈雅兰;

6、一带一路背景下地方国企集团品牌塑造之路,分享人:郭涛;

7、国有资本与国企改革咨询业务实践,分享人:徐毅。

 

 

 

明道:三个视角看产城融合

【房地产视角】地产之上搭载产业,已成为当下大型地产商的一致选择

 

从单一的住宅开发商、万达式的“以售养租”持有商业,到城市综合体、文化旅游城复合开发,再到产业地产、特色小镇,中国的地产开发商们一直在向城市运营商进化,搭载产业已成为当下大型地产商的一致选择。

 

【城市化视角】迈入产业为核心的深度城市化阶段

 

2017年中国城市化率58.52%,以扩空间为特征的初级城市化已至尾声,正在迈入以产城融合为特征的深度城市化阶段。

 

从土地驱动到资本驱动,产业居新一轮城市化发展核心

中国深度城市化的发展关键要素从土地驱动转换到资本驱动,产业发展居于新一轮城市化的核心。

 

【产业升级视角】产业转型升级需要城市功能助力

 

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能源、材料等传统领域的创新发展相叠加,新一轮产业变革正开启帷幕。在此关键的产业转换进程中,城市功能的助力非常关键。

 

新旧经济的转换,需要与城市载体实现战略对接。

 

以创新智力资源为代表的产业云脑,以产业要素整合为中心的产业路由器,两大新旧经济转换的关键,需要与城市载体实现对接。

 

小结:深度城市化、创新驱动产业和品质升级消费是未来中国的三股商业潮流

 

优术:以产促城,以城兴产

以产促城,为泛地产开发增添产业动力

 

在泛地产项目的咨询中,缺乏产业动力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往往开发商并不懂产业,也不了解产业的基本发展规律。我们通过实践,摸索出一套为城市引入产业的模式和路径。

 

转变泛地产盈利模式,变“租售模式”为“全产业链模式”。

 

以城兴产,为园区开发植入城市功能

 

在产业园区转型升级的咨询实践中,发现众多的产业园区因为受困于城市功能的缺乏,掉入到“就产业发展产业,就招商做招商”的漩涡中,并不能实现真正的产业升级。由此,我们摸索出一条以城促产的模式。

 

为产业主导者,搭建产业整合的城市功能平台

 

对于产业主导方来讲,通过将自己的核心能力或优势资源开放,并通过城市功能平台的方式为全行业所用,由此成为产业生态的搭建者、产业联盟的组织者和产业资源的整合者。成就产业领导者的形象和地位。

 

 

 

 

新理论:旅游三层次功能

旅游的旅游功能总体上可以分为三种,即第一层次的观光旅游功能、第二层次的娱乐体验旅游、第三层次的深度旅游。

 

不同的旅游行为层次是可以共存的。较高层次的功能,并不一定在较低层次的优势出现后才出现;实际上我们发现这三个层是共存的;单纯按观光、休闲、度假区分是不完整的;

 

所有的旅游行业市场主体行为都是围绕着这三个功能展开的——客户定位!

 

新认识:新旅游、新消费、新趋势

新旅游(政府)

主要矛盾:游客核心诉求从美丽风景转向美好生活,供给滞后;

 

全域旅游、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结构调整、动能转换、刺激消费,旅游的带动作用;

 

全域旅游:“旅游+”“+旅游”,产业深度融合,跨界整合和联动成为关键;

 

现代旅游产业体系:以科技创新、资本推动、人才管理为核心动力;

 

新消费(市场)

看美丽风景,更享受美丽生活,主客共享生活空间已经成为核心吸引力;

时尚生活成为引领新时期旅游新方向:4亿千禧一代成为消费主力军,散客化、去中心化、“小确幸”成为旅游新需求的创造者和引领者,个性化、体验性和定制旅游受到青睐;

 

游客关注的旅游目的地是“品质、便利、善意、主客共享”等生活环境的总和,旅游目的地不再只是几个核心旅游有吸引物,而是以整体调性、品质与整体实力的支撑,游客要的是触手可及的温暖。

 

新趋势(投资

已经是大资本时代,旅游集团、跨界企业、产业基金、投资机构等不断涌入。绝大多数在以资本杠杆为主的资源抢占和地域布局为主,模式和产品都等待升级。

 

从资本推动的时代进入运营推动的时代,好的产品、服务和运营能力将成为影响中国旅游产业发展的重要力量;

 

产品从观光到体验升级、运营从重硬件到重内涵和服务转变、竞争从具体领域扩展到多个跨行领域、格局从国内逐渐升级为国际范畴。

 

行业痛点突出:整体浮躁,急于求成

政府类:(不是大腿)

资源掌握在县、区、市一级政府手里,制定政策的主要是省级政府和直属机关。

 

旅发委政策是“对上的,不对下”,边缘化机构,统筹协调职能难以发挥。

 

追求“概念创新”,真正的“远离”行业生态。

 

文旅投公司:(大多不看好)

大多新成立,没有核心资源,主要领导由政府委派,产业思维较弱,关注国资委的考核;

 

核心业务景区、酒店亏损,房地产业务是主要利润贡献,整体薄利;

重硬件开发和资产增值,轻运营管理;机制僵化。

 

投资公司类(跨行业):(近期存在困难,远期向好)

重视业态和产品,轻整体项目战略顶层设计和商业模式,可持续运营看不到;

 

重投资(小镇、美丽乡村、田园综合体),少IP,轻运营,专业人才匮乏。

 

行为表现与新旅游、新消费、新趋势存在极大反差

 

景区开发运营类(传统景区不看好,新业态和新产品值得期待)

 

传统的5A景区以历史人文景观、自然景观景区为主承载量有限,业务模式单一,设施老化,产品和服务亟待提升;对周边区域的带动和二次开发受限于土地、企业与村民利益冲突等问题困难重重;吃老本,还能维持薄利。

 

主题公园、娱乐演艺发展迅速,大多属于区域型,IP品牌价值和持续创新能力不足,未来受国际主题公园(迪士尼、环球影视、六期、Discovery)竞争冲击最大,短期内可能就会显现。

 

主要需求是景区提质升级和游客导流;

 

另外,3A以下景区,新入行小微企业、个体户(需要培育)

规模庞大,快速扩充,99%的不赚钱(全国景区近3万家,5A不到300家);没有核心资源,不聚焦产品和服务,寄希望于政府资金,寄希望于投资者。

 

国家政策及资本层面看文旅产业

国家政策助推产业高速发展。

国家政策不仅从基础设施建设、金融服务、休假制度等方面,强化对旅游业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对全国旅游从业者的思维观念上不断的进行迭代,从业态的发展趋势上不断的提出转变要求。并且,纷纷成立省级平台公司开展文旅产业整合,推动当地旅游产业的快速发展。

 

 

资本的活力

中国旅游业65家上市公司市值12年增长13倍,超4000亿,2018年上半年IPO动作频繁。从资本市场市值看旅游产业,美国旅游业的今天,也许就是中国旅游业的明天。 (整体)中国旅游业上市公司市值,仅为美国旅游业上市公司市值的1/8 

 

 

消费品是一个怎样的行业?

慢牛?NO!不慢

 

门槛低?NO!护城河深

 

低调沉闷?NO!买卖活跃

消费品行业投资并购频繁,数额巨大,排名前列的消费品巨头基本都经历过大型并购,从而各取所需,实现跨越式发展;仅2017年,全球消费品与零售业并购额度约4000亿美元,同比增长45%;全球25件消费品大企业的大额资金并购案例中,获得双赢的比例在60%以上。

 

区位时差是消费品行业的永恒春天

 

划重点:消费品行业本质“九九归一”:商业模式本质为单线条的研产供销。

 

 

敏捷管理概念与模型

大中型企业普遍存在的痛点是变得笨重而不再敏捷,尤其是在当下的乌卡时代。

 

创新不足:对环境、客户和对手的响应太慢,战略与商业模式难以创新

 

组织机构臃肿:组织间壁垒深厚、沟通不畅、凝聚力不足;等级森严,授权不够,决策效率缓慢,且影响员工能力提升

 

高度流程化:流程固化,创新空间和应变能力不足

 

员工难管:积极性和内驱力不足、学习进步慢;员工自主性和责任心不足,工作反馈周期长、主动性不足

 

组织氛围差:部门墙厚重,各自为政,团队成员之间的互信和协同不足,组织的文化和价值观没能与时俱进

……

 

何为敏捷管理?

敏捷的概念并不新鲜,始于“敏捷制造”,时至今日,企业管理领域出现大量和敏捷相关的词汇,简而言之就是对外是市场响应更快、客户价值更高,对内是运营效率更高、员工收益更好。敏捷管理的本质强调企业能够从不同角度进行自我调整,快速响应市场变化、满足客户需求,并在竞争中赢得优势

 

敏捷组织的特征:兼具稳定性与灵活性,在共同的价值信仰下稳定联结,而组织机体灵活多变,可以快速响应客户需求和灵活适应外在环境

 

敏捷管理OIDC模型

组织架构体系(O):强调组织扁平、权责利下放与总部赋能。

 

构建稳定的总部赋能平台,包括业务赋能平台和职能共享平台,同时打造灵活的业务单元

 

绩效激励体系(I):在绩效管理上,通过增加员工自主性、提供更频繁、直接多样的绩效反馈来时刻跟进外部环境的变化。

 

在激励上构建“短中长结合、物质+精神+职业发展”相结合的体系。

 

人才发展体系(D):通过科学的人才发展体系为敏捷组织构建输送有自驱力、能信任、有韧性的人才支撑。

 

企业文化体系(C):建立高度共享价值观为敏捷转型提供指引,并通过具体的工作环境设计与氛围营造,增进互信共享,点燃员工激情。

 

 

 

 

本轮国企改革顶层设计与内容

本轮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为“1+N”政策体系,现已基本完成。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中发〔2015〕22号)为纲,对“N”进行结构化梳理,一是总则。

 

二是分类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即将国有企业分为商业类和公益类,其中商业类又分为商业一类和商业二类。

 

三是完善现代企业制度,主要从国有企业内部运营层面进行系统规划,如公司性质、法人治理结构、领导班子、薪酬制度和用人制度等。

 

四是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从过去的“管人、管事、管资产”转变为“以管资本为主”,包括机构职能、授权经营体制、资源配置、统一监管。

 

五是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包括鼓励国有资本与非国有资本之间的双向混合,以及国有企业员工持股、股权激励等。

 

六是强化监督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包括内部监督、外派监事会、信息公开以及责任追究。

 

七是加强和改进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包括党组织建设、领导班子和人才队伍建设等。

 

八是为国有企业改革创造良好环境条件,包括相关法律法规与配套政策、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解决历史遗留问题、鼓励创新以及加强组织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