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直通车:010-84108769
 
文:和辰科创(和君咨询联盟企业)研究员 类承叁、和辰科创董事长 马振亚
 
新能源汽车作为新兴产业,是资本市场的香饽饽,其产业链上的各类细分行业,都受到资本市场热捧。下面分析一下分布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不同位置的企业,并重温一下锂电子材料企业璞泰来的IPO历程,以此来洞察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如何抓住风口、布局产业与资本。

一、产业链上游——矿产资源产业
上游产业主要为矿产资源型企业,产业主要集中于钴、锂、石墨、六氟磷酸锂、磁性材料(钕铁硼)等领域。代表企业主要为天赐材料、多氟多、华友钴业。这类企业的命运主要决定于下游市场,如果没有新能源汽车的兴起,估计部分企业要面临破产了。

以钴产业为例,钴作为锂电池的正极材料,随着新能源汽车需求爆发的刺激,华友钴业(603799)的股价一路走高。
 

 
矿产资源很大程度上供给是固定的,而且有可能是越来越少,当下游需求出现爆发时,这些矿产资源的产量、价格都将会暴涨,将会出现量价齐升的现象;若是这类资源较为稀缺,供给弹性较小,产品的价格将会表现出更大的增幅。所以,现在可以看看那几种原材料,哪一个最为稀缺,哪一个企业掌握了这些资源,如果股价合适,不妨入手。
 

 
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游产业的布局,基本上可以骑在下游产业需求的风口上,只要下游需求能起来,这些矿产资源产业的估值也会水涨船高。

二、产业链中游——制造类产业
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中游为制造类产业,该类产业基本围绕锂电池的生产,而锂电池设备中最核心的部件是电芯。电芯主要由四部分构成:正极、负极、电解液和隔膜。这几类产业属于资本密集型,技术含量高,有较高的技术壁垒。

从需求上看,锂电池销量主要取决于新能源汽车的市场需求。从新能源汽车销量来看,新能源汽车需求拐点为2015年,2015年全年销量176814台,同比增长2倍;2016年全年销量327864台,同比增长 85%。若是在行业拐点2015年之前进入相关产业,企业将具备极大的增长潜力 ,而行业拐点的识别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投资者的个人眼光。
 

 
下面用一个案例,介绍一家企业有眼光的企业家,如何在拐点之前完成产业布局。

这家企业叫璞泰来,2012年11月在上海注册成立,2017年8月29号通过IPO审核,不到5年就完成了IPO,这家企业可谓成长迅速。这家企业之所以能够快速成长,完全得益于经营人的产业眼光。

璞泰来的主营业务是负极材料业务、锂电设备业务、膜材料业务等关键材料及工艺设备研发、生产和销售。在2016年,营业收入来自负极材料、涂布机、覆盖隔膜的占比超过93%。
 

 
从产业链上分析,这家企业涵盖了中游产业链最为核心的技术。如下图所示,该公司业务为以下红色方框部分:
 

 
璞泰来主要是通过新设、收购、出售子公司等方式完成了锂电池行业相关产业布局。

负极材料营收来自于璞泰来的全资子公司江西紫宸;涂布机营收来自于璞泰来的全资子公司深圳新嘉拓和江西嘉拓;涂覆隔膜营收主要来自于璞泰来的全资子公司东莞卓高、宁德卓高、江苏卓高。

(一)设立之初——进军负极材料
负极材料是璞泰来的最大收入来源,由江西紫宸生产,创立于2012年,创立之初璞泰来持有51%的股权,2015年9月11日,璞泰来收购剩下的49%股权,从而100%控股江西紫宸,对价7600万。

璞泰来设立之初,进军负极材料,主要是由创始人团队人员知识储备决定的。创始团队成员之一陈卫是锂离子电池行业专家,ATL创始人之一,在锂离子电池、相关材料及自动化工艺领域拥有丰富的研发、制造、技术销售及管理等方面的经验与行业资源;创世团队成员之一冯苏宁先生系人工石墨负极材料行业专家,2002年获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中国金属学会联合颁发的冶金科学技术一等奖。企业拥有一批具有丰富碳素材料专业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的技术人才,在负极材料方面技术实力雄厚。

虽然璞泰来注册在上海,但厂址却选在了江西宜春。选址在宜春主要是因为当地政府对新能源企业的支持政策。

                                         单位:万元

 
(二)产业扩张——进军电解液
在企业创立之初,企业就开始进军电解液市场。但是这次布局,出现了错误。尽管电解液对于下游企业具有较强议价能力,但是电解液生产受上游原材料企业的影响特别大。后来,璞泰来不得不将东莞凯欣转让给上游一家制造六氟磷酸锂的企业。

璞泰来给出的解释是“被收购企业需要继续布局上游锂盐、添加剂等领域、完善研发、管理团队及化工园区配套等,资本投入较大”。

电解质的重要材料是六氟磷酸锂,六氟磷酸锂属于精细化工行业,这个行业的特点是:技术难度高,环境污染程度大,技艺流程复杂,具有高危险性;加之环保审批慢和建设周期长,行业具有很高的进入壁垒,六氟磷酸锂的生产为少数几家企业控制。因此,电解质产业真正的核心是六氟磷酸锂。后来,璞泰来将东莞凯欣转让给天赐高新,这家企业就是生产六氟磷酸锂的企业。

(三)再度整合——进军涂布机
璞泰来第二大收入来源是涂布机业务,收入的主要贡献者是深圳新嘉拓,深圳新嘉拓原为深圳嘉拓,成立于2005年8月31日,专注于锂电池涂布机领域。2013年3月,璞泰来通过设立深圳新嘉拓,其中璞泰来占比70%,深圳嘉拓占30%。2015年9月11日璞泰来进一步收购剩下的嘉拓持有的30%股权进而100%控股新嘉拓,30%股权对价1700万。

据了解,这家企业是国内较早实现涂布机国产化的厂商之一,一直专注于锂电池涂布机领域,成功开发了转移、挤压、陶瓷涂布等一系列涂布机产品,并取得了 ATL、比亚迪、天津力神等众多客户的认证,行业地位突出。

经营这么好的企业怎么卖了呢?

这次收购之所以能够成功,据披露是“2013年初,深圳嘉拓的原有股东为获得更好发展而调整投资计划,决定出售该公司”。可见,这家企业的股东是不看好这个产业了。这家企业就被璞泰来接手了。不得不说,一个好老板不但应该懂经营,更应该懂产业。

(四)完美收官——进军涂覆隔膜
璞泰来第三大收入来源是涂覆隔膜,技术业务来源于东莞卓高。其前身为东莞市比比克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1年,陈卫为创始人之一。2014年7月,璞泰来看好涂覆隔膜业务的发展空间,为更好的实现业务间的协同效应,通过增资1000万方式收购东莞卓高65%股权。2015年9月11日,璞泰来收购东莞卓高剩下35%的股权,对价1200万,从而达到100%控股。

陈伟持有璞泰来12.81%的股份,为第四大股东。这次收购,可谓是皆大欢喜。收购企业和被收购企业的股东都实现了效益最大化。
在我们的印象里,多元化企业大部分很难做到专业化。什么都做,但是什么都做不精。那璞泰来经营如此多元化,涉及产业如此多,是否会让企业失去其专业性。

从结果看,显然没有。

原因还要从他们的董事长梁丰的背景说起,他担任过中信集团深圳中大投资管理投资部总经理,中信基金及友邦华泰基金经理、权益投资部总监,上海毅扬投资总经理,这位董事长并不是技术派出身,是地道的投行出身。如果细看一下这家企业的组织架构,就会发现璞泰来更多的是充当的控股平台的角色,最具竞争力的是各子公司。

总之,一个很牛的投资经理领导了一群很牛的技术经理,然后做出了一家很牛的公司。

三、产业链下游——渠道为王

产业链下游产业的企业,不像上面的产业属于B2B,这里的企业更多的是B2C,直接接触的是消费者。

下游产业主要是整车制造、充电桩和运营,这三个产业都不是短期能布局完成的,需要企业具备很强的营销渠道和资金储备。现在市场上的比亚迪、北汽、上汽等企业销售渠道已经全国布局,而且也是国内最早投入新能源汽车制造的企业。如果新进入者进入,等开拓完销售渠道,估计早就错过了市场机会。而且,现在下游产业还基本处于烧钱阶段。如果具备强势渠道、强势资金,也可以进入。

综上所述,一个新兴产业兴起,跟随着的是无数的细分领域的产业机会。但是何时进入这个行业,如何提前布局产业链、启动IPO,是一个系统思考工程。进的太早,企业有限的资金和客户难以支撑企业稳健成长,企业难以搅动科技、资本、人才各种资源;进的太晚,产业链竞争格局基本形成,产业资本的一轮投资基本投资完毕,细分市场龙头企业的IPO进程已经展开,则难以打开局面。

因此,置身在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两个阵营的企业家,听清楚产业变迁的节拍,用产业经营和资本经营两条线来布局产业、资本和人才,是转型升级、科技创新大浪潮背景下最稀缺的能力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