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和君合伙人  李雪松

“分答”火啦,上线不及一个月,“分答”就赢来了A轮投资,目前估值已超1亿美金。“国民老公”王思聪在“分答”上回答了32个问题,顿时刷爆了朋友圈,其中不乏“择偶标准”、“啪啪姿势”等私密问题。让王思聪回答这些问题,提问者是需要付费的,在短短两三天给他带来几十万的收入。
 
“分答”是什么?

“分答”是个付费语音问答平台。用户在分答上可以自我介绍或描述擅长的领域,设置付费问答的价格,其他用户感兴趣就可以付费向其提问。参与分答的用户涉及三方:提问方、回答方和偷听方。

提问方选择回答方,并支付回答方已设定金额方的费用(微信线上支付),然后以书面文字的形式向回答方提问。

回答方接到问题后,必须以口头音频(音频不能超过60秒)的形式回复。如果回答方接到问题后,在48小时内不答复,系统会自动把钱退给提问方;如果回答方48小时内回复,他讲会收到到那笔咨询费。

此外,提问方与回答方之外还有第三方—“1元偷偷听”。偷听方如果想“偷偷听”,需要支付1元,这1元,提问方和回答方各得一半。这个过程完成后,“分答”要从提问方和回答方的所有收入中提取10%作为服务费。

不难看出,分答是一款类似“Ask Me Anything”模式的产品。在“美国贴吧”Reddit有一个专门的版块邀请名人,用户可以向名人提问任何问题。之前比尔盖茨的几次做客就非常精彩,也上了当天的新闻。如今,这种模式的中国移植版加上了付费的成分。知识不再是免费的,提问和回答都会更加理性。正如王思聪本人说的,“问我问题的人都是花了钱的,我不能太草率就把这个问题回答了。”这个付费门槛过滤了大量无效的沟通,做到了针对大众开放知识和个人付出精力之间的一个平衡。

“分答”与微博、微信和直播类网红平台不同,后者都是“广播”模式,一个人的说法要面对全社会的所有大众传播,能被看出“套路”不说,还动辄会得罪一部分听众。而“分答”是“点播”模式,一对一对谈的沟通,能更仔细的展现网红们不为人知的一面,其他人即使并不是直接被针对的访谈对象,也会从旁听这种访问的过程中获益。

在短短几周时间里,分答平台上的名人正迅速变多,李银河、刘慈欣、张泉灵、蒋方舟、马伯庸、六神磊磊、郎咸平、papi酱、章子怡、佟大为、海清、张译等悉数登场。
 
知识分享黄金时代是否已经真的到来?

 “在行”的推出,确实让很多人眼前一亮,原来知识也可以直接变现。

开发分答的是果壳网创始人姬十三和他的团队,这位科普达人从2008年4月发起科学松鼠会后,2010年正式创办果壳网。虽然累计拿到几轮融资,但是对于变现和盈利问题,他一直在思考。从MOOC学院(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小蛋空气净化器,备孕App“研究生”,到两性交流App“知性”,还有“十五言”,这是近几年他推出的产品,但是都没有大红大紫。直到去年3月推出分答的前身“在行”。

看明白了吗?不管是“在行”还是“分答”都是一种电商行为。只是相比阿里卖衣服、京东卖3C的实物电商,这是知识电商。不同于微信先看后买的非强制性打赏,这是明码标价的有偿知识。

以社群起家的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是坚定的有偿知识鼓吹者。他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提到,有人做的事情是帮别人消耗时间,而他希望能帮助别人节省时间。信息本身免费,但是对信息的加工应该收费。去年年底罗振宇推出了“得到”App,倡导付费阅读,邀请“各行业大家”专门生产优质内容。六月初,“得到”推出《李翔商业内参》、和菜头《槽边往事》等几个付费内容创业产品,统一定价订阅年费199元。其中卖得最火的是《李翔商业内参》。当天订阅数就破1万,订阅额超200万元。根据目前的订阅数来看,已经实现营收千万元。
 
“分答”发展前景将如何?

如同许多互联网产品一样,“分答”会不会成为一个现象级产品,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从“分答”的产品本身出发,一些互联网产品的“硬伤”同样存在。如迅速衰减的付费趋势,提问从初期“窥窃隐私”进入专业问题时还是否能激发提问者的支付意愿,回答者又是否愿意接受解答远低于自己线下收费标准的问题,偷听着是否还是否有兴趣去偷听一个专业问题的答案。长期来看,是并不乐观的,“在行”的不温不火其实就已经说明了付费回答还处在知识共享经济发展的初级阶段。

很多用户微信朋友众多,微信社会关系活跃,可在分答平台的被收听率,被关注度低到几乎没朋友。退一步说,收听率好一些,即便收获了一些问题,回答的被偷听率也是一个难看的数字,这些意味着普通用户点对点的使用习惯及付费粘度、效率还不够理想,而这些皆关乎产品的生命。

分答对魅力人格体的依靠也存在不可测之缺陷,那些具有光环的人回答的内容有些并不重要,是他带给提问者及公众的交互感和神秘感才换来的现金,但这种情况可以被透支,围猎名人获得有质感的回答统统可以整理成文字版稍微延迟扩散,这就对这位分答“大V”的后续语音付费带来巨大不确定性,在消费名人方面,分答产品的热度保持还必须依靠问题的高质量和回答者的高度配合才能有限度的玩得转“偷听率”,有了高频次的偷听率,才有了社群效应,继而保障规模性的持续付费。面对上述利空元素,分答的产品迭代接续如何完善,亟待观测。

姬十三说,去年下半年大概有100家创业公司在复制在行。

但罗振宇却说,他开创了知识服务供应商的先河。“我替你读书,我用我的理解力、用更短的时间转述给你听,帮你省时间,这种服务和送快餐等等工种没有高低之分。很多人问罗辑思维的本质是什么?两句话:把知识当货卖,把货当知识卖。”罗辑思维内部孵化的“得到”,就一个做付费内容的项目。

将知识和信息变现,是对原创和版权的正面的激励,有利于催生优质内容,可以最大限度保持内容的客观和不被商业力量左右。

但知识变现是否具有商业前景,还是个未知数。毕竟从分答等平台上看,用户愿意买单回答方的都是王思聪、李银河、刘慈欣、张泉灵、papi酱等各界名人或者网红,普通人问答基本上都被淹没了。

阅读推荐
追溯人力资源管理的核心命题
迪士尼来了,国内的主题公园能学到点啥?